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三省交界之二十三  

2018-01-09 14:0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8年01月09日 - 阿坚 - 阿坚的博客

三省交界之二十三:30、三洲山顶的皖浙苏三省交界之处

皖浙苏的广德县、长兴县及宜兴市,约18年前西恭老魏带我驾车旅游过,那时的笔记现在不好找了。2017年的12月中旬,画家张炜、小热、旅行作家孙民及我专门去玩了那个三省交界处,还爬了据说是皖浙苏三省交界点,三洲山。以下为有关三交的流水。

四人下午四点多到的广德县的高速公路停车点,刚也经过了长兴,还往北望了淡淡的远山——三省交界点在那上面。乘1路,到老城区的夫子庙公园下。庙已无,仅有小公园、小桥及些论语的牌碑。又转到老城中心的鼓角楼,宋代始建,歇山重檐,曾巩题匾(老宋体,稳健端庄),其后原为县政府,此为省级文保单位。又向东几百米,看天寿寺塔,阁式,七级,约30米高,宋建,后多次失火又重修复(最近一次为1954年),全国文保单位。鼓角楼与古塔之间,路南侧的饭馆如云。

择快餐店,略冷。我喝热过的啤,小炜喜欢凉啤,孙民喝本地黄酒。小笋肉沫面好而便宜。服务员皆大嫂。又买啤、黄返房间。宿费每间6070元,有空调。而我与孙民的卫生间有窗正望鼓角楼,大解时放屁正谐趣。四人喝聊,又放手机中的哥德堡变奏、黑金等,小热很在行,也聊些苍山县轶事。小炜喝7听,我喝4听,孙民喝一瓶黄酒又加了啤,至夜12点。

第二日早8点,我与孙民起,去鼓角楼附件吃面,又去汽车站打听了约每小时一班去太极洞(接近三交点的旅游区,门票60元)的车。约10点,乘车去上杭、太极洞车。广德北有经济开发区,工厂很多。正在扩路,尘大,路也烂。车只到上杭,换面的,5元每人,至太极洞旅游区门口。查图知从太极洞的山往东北,可爬至三交点,但不愿进旅区。又乘面的约3K,过了皖浙公路界,到了三洲山村。听施姓老乡指山而讲三省交界:沿村后小路半小时可以爬到最高的山顶,那原有测量架,后被一傻子偷毁,但地基还在;往上爬,不会迷路。

即行竹林中小路,易辨。小热不擅爬山,我们走的慢。过一处石屋墟时,小路往西下坡,我们即钻竹丛树林爬上山梁。共约一小时到山顶。见一个三角型水泥柱,高约30公分,仅一侧钉一金属牌,上写国家测量标志、省测绘局、省公安厅、省军区云云。另见一方水泥基,上写国家测量标志,严禁毁坏等。此处海拔估六百米左右,四望皆林。此也有几个越野组织的绳标。但这为何没有三省交界碑呢,山下老乡也说没听说过,但我在北京曾听说皖浙苏三省交界点有一块碑。我们无聊,以硬纸壳在那三角测量碑上贴上了“皖”“ 浙”“苏”——按着各省的相应方向。

往北有下往江苏宜兴太华镇的小路,也有向西下往广德的小路,我们择北,路很陡,必须援竹。小热摔倒,抱竹待救。我告知陡时可以臀行(屁股着地而挪行),裤子不重要。也见乡民在伐竹,顺山势让竹滑下,叭叭很响。下约一小时,至水泥小公路,即入三洲村(刚浙江那边叫三洲山村)。此山谷中,三洲村、张家村、崖桥村合起而统称崖桥村。有公交车,但班次少。在小卖部买点心吃,并与老乡聊而知:毛竹一般长到七八年;旅游的人也有,山上原有新四军的医院、工厂;现在村里空,过春节时就都回来了;东面最高山叫黄塔顶,六百多米高;本地也产茶。沿青溪往山外走,见民居都干净但老屋少,乡民都无苦相。步行一小时,又搭面的至太华镇。炜与热乘大巴去宜兴。我与孙民吃大馅的馄饨,又宿40元加20元空调的房间……。

另,两年前我应诗人王学芯之邀,却宜兴湖滏南部的竹海一带开诗会,爬上过号称三省交界的苏南第一峰,见有费孝通题辞,也有缆车,我知此离三省交界点尚有距离。

2018年01月09日 - 阿坚 - 阿坚的博客
 
 

31、陕甘川三省交界一带的个人旅行记

1975年,我当钳工的学徒期,与工友赵小兵辗转到了宝鸡,乘木车厢、长椅十多人腿膝相抵的火车。几站以后,因无票被哄下了车,天已近亮,看清此列车还有平板的货车(载着拖拉机等),我俩即爬上。当时夏天,车上也不热,只感觉天黑时声音大——隧洞,又黑又响挺刺激。半迷糊时车停了,被人督到了补票处,记得也没交几块钱。灰溜溜出站,看见“阳平关”(后知属宁强,即将入川)。又下到河边,洗衣洗澡,晾一会儿就全干了。后知阳平关古时重要,邓艾、李自强等争打过。

约千禧年初,与苏大哥、老何老王从陇南去的文县(与九寨沟接壤),我带他们想走文县至平武县的左担道,即租了一个破小面包,打算到铁楼乡后往南徒步翻山。逢扩路放炮,警戒不严,差点没遭遇老王说的“血光之灾”。老苏觉老王讲话背气,而觉再行不吉,到铁楼乡后就回返了。记得我们还辗转到了甘陕交界的小镇两河镇,街多木屋,夜以炭盆取暖,半夜均煤气中毒,想起身却乏力,只有老何挣扎起开门开窗。原来新炭未红时多有一氧化碳。后又干脆躺到室外,缓和之后徒步去往康县,因林多气好,老苏说这便于洗去肺中的一氧化碳。

三省交界一带有白龙江、白水江和很长的碧口水库,风景很好,附近也产茶。青川县与文县的交界的摩天岭东西横亘,上有著名的左担道。而南北向的龙门山,跨汶川、北川、青川、平武等各县,在青川与摩天岭相接。龙门山是著名的地震带,清咸丰年就记录过大震。20085.12汶川大地震后不久,我与王爷、狗子、小招就发起去灾区做志愿者的活动,号称后小组,实际成行的只有王爷、狗子、程远、画家丁卿虹及我等。原笔记几万字,以下简述。

所以选择三省交界的青川县,一是汶川、北川的志愿者过多,二是我们到广元后正好有新辟的交通线绕路去往青川。我们带了睡袋,宿在教育局在北井坝的帐篷里,谢绝教育局提供的工作餐,而是去街头泡方便面喝啤酒。王爷主做电脑维护,程远及我做访采报道,狗子和小丁做伤亡、财产损失统计,并均兼心理援助。帐边为宰猪场,凌晨的尖叫令王爷大受刺激。也多经受余震——我特怕大便时被砸在厕所中。我们常把帐篷商店的啤酒喝光,也常被当地老乡优惠甚至回乡的职业女也愿半价款待。我们做过不少临时医院、灾区学校、孤儿奋发、山体裂缝的报道。狗子做过全县伤亡的总统计。程远、小丁及我去了红光山体大塌方现场——山体垮下又合拢埋起了下面的街、车、人达150米。狗子为表纪念,剃出带“青川”二字(阴文)的发型。王爷和我还去了死亡近三百学生的木鱼中学(几日前温总理曾来慰问)——木鱼在白龙江支流岸,安抚老师,劝慰怨怒的家长。我在青川采了18天,也偷闲去青溪打听了左担道、去平武看了报恩寺。两年以后西恭老魏驾车带我走访5.12地震灾区,专门去看青川,发现县城还在乔庄,而不是搬迁到地质地理较好的竹园坝镇。

另外,三交带的清木川古镇(门票不低)、朝天驿古蜀道、剑门关都频上媒体,此不赘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