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后小组简历 之二  

2017-06-23 14:1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后小组的由来。创“后旅行”网。出游简称后小组

这帮朋友以前都是自己玩自己的旅行,如罗艺以前玩横穿塔克拉马干、千禧年裸奔,如狗子玩过深圳的酒色、拍过西藏的风光,如张弛八十年代初就当过西藏导游,如阿坚搞过《北京山峰词典》。有缘大家凑到一起了,喝得来,聊得来,往前一追,罗艺张弛小时就住同院,阿坚张弛八八年就同追过一女诗人,狗子与子鹏都是原广院的,高星与阿坚早在邹静之家熟,狗子与小白都是四中的。朋友拉朋友入圈,好像互相献礼似的,也像介绍入党似的。那就一起喝呗,有时一起换地喝呗,甚至一起去外地喝呗。

那时这个圈子也没啥固定名子。因张弛狗子等总在西边设酒局,有人称“西局那帮”(相对于以艾丹为主的东局),后因喝熟了一个价廉的天顺餐厅,人也称“天顺”那帮,再因这帮人以喝啤酒为主并鼓吹啤酒主义,也被老周称过啤酒党——正好狗子写过《一个啤酒主义者的自白》阿坚主编过《啤酒报》并写过《啤酒主义酒话》。

一帮人集体亮相,总得有正式的称呼,否则师出无名呀。叫出后小组,应是2002年春,并且全称是后现代旅行小组。哥几个推崇并不太了解的后现代,尤喜欢那个后字,后进的后,后退的后,敌后的后,后发的后。最近翻检报刊,如有记录20024月的“后小组京津冀鲁三轮第一行”。最早参与后小组旅行的岩松效刚狗子阿坚还讨论出了“后旅行”的原则,主要是玩前人之未玩、不玩命、流而不下、行为而不艺术以及可以修改原则。比如五人共骑一辆人力三轮由京赴鲁、沿着野河连泅三个白天、在中朝边境边续72小时装哑叭,这都是前人未玩过的,并且我们绝不打出行为艺术的幌子。玩前人之未玩,我们内心很狂,我们玩的岂止是旅行,没准还是哲学呢。

2005年,网站流行,正好孙民懂技术、老周有房子、阿坚能忽悠,便搞了“后旅行”网站,一女士赞助孙、阿又凑了些钱共八百租了服务器,老周出的电脑,请专业人士设计了网标页面,潜夜自掏做了20件印有“后旅行”的T恤。“后旅行”网站是自己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热闹大发了,这是后话。

“后旅行”和“后小组”最早是阿坚提出的,自以为是,并为以后各次的后旅行鼓吹、怂恿、请求、利诱,难免不免强他人。所以大家不是没有一些反感,一次狗子直言:阿坚,哪有什么后小组,就你丫一人,只不过大家陪着你玩罢了。效刚一次也批过阿坚:一起玩但你有时待人太不公平了。

当初想起一个单字的小组名子,也讨论过,似乎都没有“后”好,于是就后小组了。其实叫什么名子不最重要,这帮朋友也都有单打独斗的专项,但五个指头攥在一起,是有打击力的,几张嘴凑在一起是能合唱的。当然,最开心的可能是阿坚,仿佛有组织了,它比黑社会蓝一点吧。

二、后旅行之前。皇亭子酒吧。天顺餐厅

后旅行之前,大家都是酒友,酒友之前的上世纪末,大家多不相识。先说诗人简宁开的皇亭子酒吧,约1998年,音乐生活报的狗子、石效刚在那儿的一次诗会上认识了阿坚、高星,喝到打烊又换地再喝。后就常聚喝,且阿坚常在狗子的版面混稿费。当时北京还有一家先锋文化的忙蜂酒吧,老板高岩松也是大头鞋乐队的词典唱主力,在狗子的介绍下,阿坚也去蹭过几次酒并与高引以为友,何荣是与阿坚一起旅行过的美国人,擅摩托和单车,极喜欢中国。老温是狗子的发小,老北京。这几人参加了后小组的头几次后旅行。

新世纪至2001年的“9.11”前后,新街口的天顺餐厅成了哥几个的定点餐厅,这里24小时营业、老板娘热情、价格中下,且晚12点以后常有小姐落座。狗子带张弛来的,后张弛赴完豪局也常换到这家他认为的“腌臜小馆”来会友再喝。朋友带朋友,在此又有中央台的高子鹏、电话局的罗艺、搞教育的老周、画画的刘毅汇进。老周后又介绍进了原团中央干部的孙民。阿坚又介绍进了自己的读者时在德企的小蔡。搞版本目录的立峰,还有不少朋友,如沈阳的程远、央视的陈彬、音乐生活报的侯震,也都来过天顺。天顺像自家的食堂(可赊账)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好多糗事美事都是在这发生的:分送过老胡同牌子和明清带雕的瓦当;以为带一美女回家但关键时发现对方是男的;狗子在连续喝过四八小时并也结识了后来的写作女学生;阿坚喝大了把新手机送了陌生人;诗歌写遍了墙壁但一次打架还把玻璃门撞碎了;送邻桌酒又被送菜或被莫名的人买了单;张弛朗诵法文演唱英文、效刚的口哨、小白的侃谈、老周的低音、岩松的吉他等都有过高潮。黄色段子与精神交流比翼齐飞,调侃国是与嘲解文化翻云覆雨。当时买单主要是狗子高星罗艺。2003年,天顺餐厅拆迁了,但以前的2002年春,哥几个终于决定要以后的名义集体去玩点什么了。

三、20024月三轮之旅,何荣效刚岩松狗子阿坚共骑一辆人力三轮由京至德州乐陵

三轮是在天顺餐厅门口水果摊买的,180元(若新的,商店售970元)。是那种带弓型弹簧的大型三轮,是老北京货运工具,骑者,板爷是也。花八十多元换了轮胎、旧件,但车把立轴锣丝镌死了无法修调。

五人从北极寺的火锅店出发,罗艺与何荣太太非要送行至四惠桥,故一人蹬车,六人挤坐3平米车板。早商量好了:主题叫后现代小组中华三轮第一行;每人蹬一小时,轮换;效刚不会蹬,即逢坡下车推助;应从北京骑至南京(听起来有格韵);费用均摊;遇纠纷应表决,组长算两票。车上除六人,还载着一箱水果、啤洒、吉他、红旗、行李等,蹬起来死沉,因过重,刚18公里未到四惠就爆胎了,便把罗艺与何荣太太哄走。

天黑一小时后才骑出北京,择腌臜小店,大喝,岩松8两白,余下每人五六瓶啤的。睡的床铺不洁,但每人10元。翌日浑身有劲,岩松每小时蹬14公里,臀不着座,何荣每小时13公里,阿坚12公里,狗子4公里,效刚逢小坡就推并连说亏了——休息时他练骑也学不会。国道与铁路并行,三轮上红旗高展,吉他狂放,有火车司机向我们鸣笛致意。但阿坚蹬时,嚷嚷:把旗放倒,太兜风了。岩松与何荣穿专业骑裤(即裆下像垫了三层卫生巾者),加上臀形茁壮,令坐车者好生美评并歌之。

骑到天津,在南开附近会上诗人徐江、任知等,以海碗大喝,又在院里骑玩三轮,撞龙了前轮。翌日修车后不久上路,脚蹬又坏,后又爆胎,共修三次车,略烦。狗子腿细无力,说蹬不动我拉着走吧,岩松即下车小跑。效刚说老推车太亏了,看我鞋前掌都破了。最愉快是有同向的妇女骑行时,互觉新鲜,搭话玩笑,一扫疲劳。尤至一镇午餐时,边上发郎小妇邀请,不得不延时出发。骑到盐山,赶上沙尘暴,晚餐前皆成土人。但洗净脸喝完酒,何荣阿坚年老去歇,年青者又出门冶游去了——白天骑还不够呀。

约是六天骑到了德州的乐陵,开会决定不往下骑了、就地拍卖三轮。但只有人愿出30元买,再吹它是“后现代第一辆”也没用。给三轮买张车票,至青县,何荣阿坚骑回京,岩松狗子效刚坐汽车走。临别大喝,感叹加总结:无一伤亡,就算后旅行的首航成功;没骑到南京,乐陵也行,后旅行可以修改原则;三轮太旧多费了一半体力;骑王是岩松,狗子虽骑的少但他轻几乎不算重量;下次不搞苦行,争取搞顺流而下的泅游;回京后上网拍卖这有后现代意义的三轮。后话是,三轮又陪我们搞非典之旅,后刘毅用过,高岩松用过后就说丢了。

(待续)

(讹漏处请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