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三省交界之十七:19. 黄河岸上的晋陕蒙三省交界  

2017-12-28 15: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省交界之十七:19. 黄河岸上的晋陕蒙三省交界 - 阿坚 - 阿坚的博客
 

三省交界之十七:19. 黄河岸上的晋陕蒙三省交界

内蒙古的准格尔旗、陕西的府谷县、山西的河曲县为三省的交界县,交界处紧挨河曲县驻镇的文笔镇,黄河东为山西,西岸偏北为内蒙,偏南为陕西。第一次去那一带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时我还是豪气哄哄的诗人,准备模仿旅行家诗人肖长春——他徒步黄河的全段,我只选陕晋交界的晋陕峡谷一段。从内蒙的清水河县到偏关后,我沿着黄河东岸的土公路,步行到的河曲县。记得在路上,常爬上烽火台浪诗,还路过了娘娘滩一个什么庙,只是觉得河弯路弯,看见县城了也得绕走半天。晚上是住在了仅老俩口的老乡家,用大瓦盆洗脚,临走给了大约一块钱。从河曲又往保德县走,黄河已经看烦了。晚上宿在巡镇的旅店,因附近有煤矿,被子发黑,但通炕的灶烧得火热,与同炕的人又喝了点杏花村出的烧酒,晚上那屋里,又是臭脚丫味又是酒味。走到了保德,又过大桥到府谷县城看看。脚疼,实在不想走了,但当时又无沿黄河行的长途车。正好在保德的黄河岸,有拉化肥的船南下,我就搭上了。船行晋陕谷中,顺着主水流,一会贴陕之崖侧,一会又在两滩间撑篙而过。船略漏,我为取暖,主动拿簸箕帮往外淘水。记得经过了斐家川、下船的地方叫林遮峪,乘了有几个小时。

有关那三交处,几年前与西恭老魏又驾车旅游了一次,比较享受。河曲县城(文笔镇)西滨黄河已开发了旅游,修的仿古建筑,立着古渡口大牌。我们是看完了文笔塔就坐在了渡口附近一家鱼庄,吃柴灶炖鱼——现烧柴现下鱼。喝起来,与本地人聊知:鱼是黄河鲤鱼,但也有养殖的;本县大约15万人,主要经济是煤、铝、石灰(公路边多石灰窑故空气一般);本地人爱唱二人抬。我们还去了偏关境的万家寨大型水利枢纽,到对岸的准格尔旗境看了看——那边比这岸因处鄂尔多斯高地,人口有二十多万——据说清时有大量汉民去那边垦荒,当地的蒙古族不到十分之一。万家寨北的黄老牛湾也看了,它多见于摄影展,黄河湾,古城墙,老民居,只是游人较多也收门票,还莫名其妙修了八卦坛。我则想起也是八十年代肖长春在年三十徒步到这里,为了过年,破例高消费吃了顿半斤饺子——是包好的以称约的半斤。老牛弯再往北的黄河就是内蒙境的清水河县与准格尔旗的界线了。

现在整个晋陕谷两岸都修了公路,但运矿石的大车也多了,不是特别适合徒步黄河。当年仅一条街的府谷县城,现也有了高楼小区。府谷和保德这两个县城,以桥紧连。在府谷的自由市场,有不少骑电动车过来买菜的山西人,估计是这边的便宜。府谷属陕西的榆林地区,以前偏僻,现也通了铁路,又紧挨煤炭大县神木,人们衣着已不下地级市榆林了。新大桥侧,也有公安检查点站和摄头——甭想那边犯了事就往这边跑。

有关晋陕蒙三省交界的准确地点,我不知道,因为没有沿着河曲对岸的黄河西岸走过,但听说两岸也有柏油公路,在路边靠岸处,有一块三省交界碑。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