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三省交界之十五  

2017-12-25 11:2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省交界之十五 - 阿坚 - 阿坚的博客
 

16. 干涸河道中的晋冀豫三省交界点

晋之平顺县、冀之涉县、豫之林州市为三省相交的县市,这些地方我多次走过。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高星的朋友就带我和作家狗子转过涉县的娲皇宫等,那的人要给我们算命时反被我俩算了,还去了晋冀豫边区的某个遗址,自然在涉县、武安一带大吃大喝,肚涨腿痒,我与狗子就硬别了朋友,从涉县城头向西走了多半天,翻太行,到了山西的东阳关——还在省界的山脊上寻找城墙的遗迹,后又经黎城、潞城去了平顺县和当时的林县。约五年前,我与西恭等朋友又驱车转悠长治地区,打听解放前太岳军区的遗迹,吃住在平顺县城时打听本地籍上党小调歌手大鹏及其乐队的轶事,访问了当年合作社的优秀典型申桂兰的家乡西沟,又看了唐代原构的大云院和原起寺(大殿均不高,梁柱厚实)等,印像最深的是与林州交界处的金灯寺的塔林和带水池的佛窟,而虹梯关的盘旋古道竟如同白径七十二拐。

三省交界点我记得的经过是:当年我与狗子从潞城乘车去往三省交界处和红旗渠,进入平顺县境后,车在浊漳河北岸悬崖上宛转行驶,俯望着峡底的河流、村庄、绿岸,觉古朴诗意,我还说以后要沿着这一段浊漳河徒步,甚至还背了几句《漳河水》。那一带属于太行山区,山峭谷深,农地少又灌溉难,所以林县人悬山造渠开隧引水,仅凭大锤和炸药凿了罕见的天河——红旗渠。水是从平顺境的石城附近开始引的,司机给我俩指讲了渠首和过水隧洞(青年洞)等。公路在浊漳和红旗渠的北侧,后渠越来越高。车经过一座桥时,司机说这桥就是三省交界。我估摸着,桥西属晋,桥东属冀与豫——此二省界又在弯曲的河道上。后又随红旗渠的总干渠南行,经任村到了林县,然后吃小馆、宿小店(宿费一人应不超八元)、买五元一盒的红旗渠牌烟。当然我俩都看过几十年前的记录片《红旗渠》。

近些年我对那一带又多些了解。七八年前有朋友从那玩回告我,三省交界碑在桥下的干河道里;红旗渠成了收费旅游区,有不少景点,古桥呀潭呀;浊漳河里基本没水,水都在上游由红旗渠截了。前两年,朋友小磊小华在浊漳沿岸玩细致,主要针对古寺古塔,除原起寺、大云院,还访了平顺境的淳化寺、龙门寺、三晋碑、舍利塔等。燃灯寺的旁边的大山就是林虑山,那听说已开成大峡谷公园,听说里面有滑翔伞基地,我则想起6年前我写过中国滑翔伞第一人张云鹏的采访记,他多次给我讲过林虑山,甚至他的车上也写着“林虑山滑翔伞基地”。林州与安阳交界的山上,有一座唐代的修定寺塔,前年我与小蔡张弛去访的,令人震惊:国内最高大的四方型石塔,外壁有几千佛像而姿态各异;全国文保而不收费;虽有铁围栅但人可进入抚摸;处僻地而交通不便;文革时乡民为保护而以草泥糊住了塔外壁并书上革命口号;但附近霾气较重。

那个三省交界处再外延一些,仍不少南太行腹地的胜景,除收费的青莲寺、挂壁公路、哈楼梯等。另有不收费的马武寨——抱犊村越野线、马疙当——白陉线、太行陉碗子城等。但那一带我没去过碗底村,估现在也热闹了。

三省交界之十五 - 阿坚 - 阿坚的博客

 

17.太浦河岸的苏浙沪三省交界碑是一组两块

上海也有一个三省交界点,图标是上海青浦区金泽镇与浙江嘉善县西塘镇及江苏吴江县汾湖交界,交界线在太浦河一带。为求具体,我与小蔡、孙助就搞一个苏浙沪三省交界点之游。其实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上海青年报撰稿时,就与报社的郑煜从东湖路骑车去过青浦的淀山湖玩过,记得一条老街上的馆子很地道。十年前也去吴江的同里镇食宿过。所以这年的12月中旬,先逛嘉善。看了东门附近已迁毕的老巷魏塘巷,空屋内皆垃圾,护城河水倒还干净。又看了仅剩的东门门楼,匾书“东门”,其附近为滨河绿地,有老城沙盘(似铜雕)——见原城四门,内河道纵横、介绍说是明宣德建城。孙助说此带有两古塔,当地人说早就破旧、文革时没了。食宿在高楼区的体育南路,三人大喝,雪花纯生4瓶、百威12瓶、吃牛杂火锅、焖鸭、干鸭头等,后返房间又买崂碑喝,并向西局书局周年庆发贺电;与天晖、狗子、小疼、宁导等电干。

翌日早在嘉善乘发往丁栅的公交,投币两元。路过了钮扣专业村、西塘旅游点等,约15公里到荻沼村。此带湖河纵横,民居干净,但老乡均不知有三省交界碑,仅知太浦河是界。我们向北步行,过了什么葫村、花楼村,约3公里到太浦河南岸,河宽百米,多有千吨以上货船、河岸石砌整齐,东西向,水还干净,岸有水源保护牌。见对岸318国道上竖大的指示牌,“上海->(往东),<-江苏(往西)”,而这边岸有一块双面小水泥桩,南面写浙江及“2009,国务院,Ⅱ”,估河对面也有类似的碑。沿南岸向西行,不知不觉出浙入苏,过一片小湖即几家吴江的工厂。再西行2公里,至汾湖大桥,约200米长。过桥即在江苏,向东沿318行约4公里,在一桥头西侧(桥下有河南注太浦河),孙助先见到一块三角碑。

从荻沼至此碑,我们已走了三个小时。碑三角柱型,高约80公分,每边约30公分,花岗岩,碑顶有标向的“十”,东北面写上海,西北写江苏,另有“国务院 2015年”;但碑的南面是空白——正朝着河对岸刚才见到的写浙江的界碑(那碑朝北也是空面)。这便是三省交界点之三省碑一组两块的例子。类似同例也有,是西局书局的吴天晖带我和小力访北京市东城西城丰台三区交界碑:两碑隔河而向,南面的三角碑背河两面各书东城丰台,向河一面空白,北面的三角碑背河两面为空,仅碑北面写西城。只是苏浙沪这三省交界点一组碑的一块是两面型及年代不一。318国道三省碑的碑座也写了由青浦的金泽、吴江的黎里管护。边上还有一大型的“太浦河工程纪念碑”,大意是太湖曾发洪致患,10年前修成太湖至黄浦江的太浦河(长约57公里)。

叫滴滴车我们去上海青浦的金泽镇,吃翘口鱼(疑似鲈)、猪肚等,孙助喝一瓶乌毡帽,我与小蔡喝5瓶啤。知附近有陈云故居、淀山湖、石湖荡等。聊得高兴,小蔡说三人找三交点应各抽三种烟,他带了三省的南京、利群、牡丹香烟。我讲些当年在青浦、吴江玩的事,孙助说要是以前肯定得先去嘉兴的南湖。小蔡揣了我写的烟盒诗在金泽乘大巴返上海。我与孙助先公交1元至黎里,又公交1元至莘塔(未见塔,只见成片的塔楼),再换公交8元到了吴江。再乘705公交十多站到了老城区,省得楼高眼晕,择了两间90元的房间,晚饭时等来了从嘉定赶来的画家小炜小热。先吃羊肉面、羊蹄,喝百威和黄酒,孙助说本地的黄酒比北京同价位的好喝多了。返回房间,我们三大喝,孙助喝三瓶黄,我与小炜喝二十几听雪花啤,聊及新风格的哲学导论和美术史导论。至夜两点,半迷而睡,房间有空调(若无空调的70元,但当天最低已03度)。

翌日上午,让年青人睡觉,我与孙助出门早餐,昨喝的多,只想喝粥。在附近看了明代的三角井,就在街边,用玻璃罩着,是一块三角形整石凿出三孔的井,可供三人同时打水——孙助说皖鲁苏三省交界井也不过一个井孔,三个井孔应起不同的名字。三角井广场有一棵古树(似银杏)。再往东行一里,即著名的江南第一长桥(元代)——现仅桥两侧各剩六七孔,中间部分已毁。桥北有一新修的阁塔……。我内急,不顾细着,找卫生间去了。本地厕所有老人专间,坐式,扶手,坐稳了还闻出香水味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