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建国的诗欲止又言  

2012-08-20 18:3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坚
1、从稼轩说起

         建国对辛弃疾是下了番功夫也审比过的。20年前我在西单旧书店买过《稼轩长短句》,还背过几段,也是对这位沙场将军还有雅好而好奇与敬意。他还真不少写,倥偬也太密集,抑或他是披着带血战袍的诗人。估计李白赶上了血腥之战,执刃之手也不颤抖。听说建国是搞钢铁企业的,业余好茶、酒、诗以及禅。我是读到建国写的与稼轩有关的两首才似能半浅地理解。第一首如下:

稼轩诗风颇似我,
我慕风雅揖东坡。
真情总归无用处,
月照菩提好修佛。

莫到终老方悟空,
早勘空幻明心性。
比如大用无为始,
留取生前身后名。
 
          我觉:谦恭些,不宜说伟大诗人的诗风像咱,当然我酒后也说过狂胡之话,“李白像我我不喜,浪漫至今半垃圾”。东坡的诗词不及稼轩吧,前者是玩人生文化的,后者是欲干涉历史的。第四句,干嘛要一门子修佛,我略知东坡、稼轩都不认真执佛。第五、六句,终老才悟空又怎样了,你想早明心就能么,有没有被佛穿透的运气、造化谁知道呢。第8句,我至少嘴上反对,不好意思说呗。总之,这首诗写的疙疙瘩瘩的。
          第二首有关稼轩的,40多行,议一下:“云海激荡”两句,对的虽工,但意思重复。从“青兜仗剑起乱世”到“九议十论终成空”,略述稼轩的战功、南归、失落。写的一气呵成。再后的“岂无灵根悟菩提,赤心念念在苍生,”可对上靠后的“道尊孔孟参天地,恪守中庸尽至诚”。估计建国遗憾稼轩不能彻底向佛、不舍苍生,这一点上,也是在遗憾自己吧。我个人觉,每种宗教都自成一理之绝对,但没哪一种能阻止世界上的杀戮、战争、丑恶、虚伪、愚昧等等,佛教或什么教起到拨乱反正的大作用了么,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干嘛要专一于一种宗教思想。孔孟让我们爱仁,好;佛陀让我们看透功名,好;道家让我们顺乎天地,不错。当然我也没听说三教合一有成功的,而原教旨主义更固执极端与普世不合了。建国在这首诗的序里说稼轩“是一个积极用事的世俗豪杰,其对佛教的领悟是肤浅的,远未及明心见性”,我觉建国太替佛陀他老人家为稼轩着急了。

2、在茶与酒之间跌宕

          青岛书客亚林给我的这册建国诗词小辑,一共二十几首,有1/3篇幅涉及茶与酒。前者,“一缕清香”,“鹤舞白沙”,后者“肉林深”,“花间醉”。两类诗反差挺大。看得出作者,过不了纯茶的素淡清雅生活,也受不住浓郁昏噩的花天酒地。他在茶酒之间打来回,似乐此不疲。淡出鸟来的时候,得走向金樽绿蚁,浓出屁的时候,得向松风竹影。
          作者言:四时须有茶相伴,洗去尘埃与铜腥。看来建国常与尘埃、铜腥打交道。这可以理解,他是做实事的人,他要养活几千号人呢,在处处污染的社会现实中他怎能双手无瑕呢。凭酒洗大惑,借茶沐小心。
          中国古来讲究儒商,亦儒亦商,亦诗亦商。比如最早的子贡,贩卖牛羊及皮毛生活优裕,又不耽误成为孔老师的高足。比如诗仙李白,也做过贩卖矿石或金属的事。但我也听有学识的人如王爷讲,传统的儒和商是对立的,商必是为富不仁,儒必是以仁为本,只不过有的商人不乏文雅罢了。
            我读建国的茶、酒诗,看出他内心的几个层面。比如他对红尘的眷顾,酒能热化生活感觉,他谓“记得美酒香暖阁,谈笑却如春水平”。酒是四两,偶尔拨动一下我们沉重的千斤生活,那个夜晚,仿佛生活的性质变了。建国也读佛经也参禅,这与酒,都能把身心带到远方,禅说禅有理,酒说酒有理,两种理,建国都信,他既言“壶中乾坤大”,也言“早遁空门迹”。但不做好很麻烦的准备,怎遁空门,同时,酒也是有副作用的,“谁言花间醉,顾影早碎心”。残茶,酒醒,梦难寻,难受开始,还想去吐,似要把昨晚的痛快都吐出去,什么都有代价呀。
            较酒而言,茶更近禅、更近道。建国的不少茶诗中,禅与道像两兄弟一样不分,比如这首:

《秋山品茗》
尝言水供佛,茶友多似仙。
悠然呼朋伴,啸吟入秋山。
西风削沉冗,嶙峋垒岩岩。
峥嵘耸傲骨,筋脉绕蔓藤。
花木本天性,枫色艳如燃。
黄花舞练风,落红浮碧潭。
掬水香在手,清碧沁心田。
围坐调新茗,分香传玉盏。
飘然人俱化,馨香维一念。
莫道秋高爽,无我已浑然。
凭谁传烂柯,陶然不记年。
滚滚红尘扰,悠悠我心闲。


          “飘然......馨香”句,已由茶入禅,而下一句又回到老庄。且诗中的“傲骨”、“嶙峋”仍看出欲艰难作为之旨,而“我心闲”于“红尘”之瞬间。就佛教来说,作者多有放下的障碍;就道来说,作者又显出追求之明显。真水无香,大道无形,建国还是太年青了。
           从诗中看出,建国是实实在在喜欢酒与茶,仿佛是他的东宫西宫,离开一个就不平衡了。他把茶能喝出酒之涤荡,也能把酒喝到沉静。但,那都是借的外力,送他几句话:纵深十大茗,横竖天下酒。风停梦已凉,自握自己手。所以有时,酒也靠不住,茶也靠不住,自己才是自己孤独的朋友。建国不是没有这种悲剧感,他曰:金樽浮绿蚁,断肠在天涯。
    

  3、从诗来看,建国还是天真的

          一是他不惮把自己特别臭的现代诗拿给朋友们看,他不会写现代诗,写的是古诗加词加口语的混合物,完全不懂现代诗的静致、节奏、结构。据说他认识些写口语诗的朋友,也没人批帮他一下。比如《中年说》,像一段随笔,说自己身体不好,读读别人诗的感想,再加一些废话。这首诗确实没有“为难文字”,也没花叉着说一说“拈花一笑”。再如《雪茄》这首,用了不少大词儿,自己把自己靠近了十字道口的大哲,可惜只有生硬的概念,而无气氛。浪费了这个《最后一支雪茄》好标题。
         建国诗的天真之二是,诗中的佛教道教的词儿偏多了,就怕人不知道他参禅问道似的。我想起我的一个哥们小鹏,刚信净空法师时也满嘴是人家的牙慧,不念语录似乎就不会说话了。真佛只说家常话,抑或到了后期,佛陀连话也不说,拈花一笑没了(我对这点不很理解,您这到底是啥意思呀,我愚我钝您就不给个明话吗)。好的禅诗如《终南山寻隐者不遇》,没有大虚之词。建国的禅诗,往好了说是“时时勤拂拭”路子的,往不好了说属理直气不足风格的。
         建国的诗之天真三是,不在乎风格不稳,时而豪气如男,时而婉约如媛。看得出,他是率性而写,想起什么是什么,一会儿仿稼轩,一会儿张打油,酒茶佛道,恣意横行,皆为我用。
         建国不是以诗为志业者,专写诗的不宜苛求他,但既然他和他的朋友几次让我说说他的诗,我就直说,哪怕直接地放言。我也好茶酒,我也关心信仰,我喜欢有情趣的人。所以我觉建国的诗还有一项天真,即真情流露,有些风雅是真的,有些矫情也是真的,有些努力的可笑也是真的,有些自以为是也是真诚的。
          我没有从深入理解一个人来谈他的诗,否则我也会把建国的诗寻章摘句地分析而夸赞,或引经据典的报喜不报忧,但我觉那样就没意思了。建国的诗都不装,我干嘛要装呢。
          话说回来,我挤兑建国的地方,不少也是我的毛病。路漫长,边走边找。写这篇文字,也算我在寻找,却是踩着建国的肩膀东西瞭望,可能压痛他了。


                                                                                         2012.8.18于燕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