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陈嘉映谈旅行  

2010-09-24 16:28:36|  分类: 访谈与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简介:陈嘉映,男,汉族,1952年出生,籍贯常州。初中毕业后去内蒙插队,1977考入北大德语专业,78年又考上西哲研究生并留德,又留美,获博士学位。后在北大、华东师大教哲学,现在首师大任博导。好旅行,始于文革大串连,深于内蒙的农牧岁月,广于留学海外。曾译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等,著有《哲学 科学  常识》、《<存在与时间>读本》、《思远道》等。

活着,走着想着                 文:陈嘉映

我无缘那种伟大的旅行,像亚力山大的东征、像哥伦布的航海,抑或像中共红军的长征。目前,如果航天等科技旅行不算,地球上那种为生存为更好生存的伟大旅行已经被优秀者玩完了,也许等再次的大洪水来临,会有人物领着大众哪怕小众搞一个大旅行。我的旅行,说白了就是玩,它与民生国计、探真求道没有关系,若真让我学徐霞客、李时珍或玄奘恐怕也不合适,因为我不是那个行当的,我最多可能就是为妻子去大兴安岭讨一副减肥的偏方,或为自己去之江某处取一部高人的遗稿。

但是我喜欢出去转悠,有新鲜的风景更好,或者哪怕见多不怪的山峰、河流、森林,岚气晨光、炊烟草色都能让我觉得宽舒惬心,爽。我对自然之美比较敏感,这方面的神经跟别人搭的不一样,也许我有风景过敏症。面对好景,如果身边没有一个肩膀可拍——“哎,你看”,我就默默看着,心里傻乐。我倒不怎么像古代文人似的触景生情,我是囫囵囵地感受着自然的大美。至于这种大美对我的哲学工作有什么影响么,不知道。当年作为农民的我在科尔沁草原看着马群奔来或看着夕阳下的山岗变色就很着迷,这大景致对我有什么用么?不知道。我旅行,主要的还真不是为什么见识、视野,走着,看着风光,我就觉得自己风光。哪舒服,没那么具体,就是觉得笼统的风光。

当然旅行会遇到不少事,甚至倒霉的,那是适当的代价。在美国,我一个人不按常规路线,爬玩科罗拉多的山,结果失足掉下山崖——等我两天后醒时是躺在小医院里。在河北蔚县,我和朋友爬到小五台北台顶后,我不愿按原路下山,“独辟蹊径”,结果误入泄洪道,赶上大雨,几乎是被洪水冲下了山,比别人晚到了5小时,裤子和鞋全烂了。在西安街头,我被残局吸引,结果上了套,我觉明明能赢的棋却输了10元——那可是七十年代呀。旅行中,也出过车祸,也遭过劫,那怎么办,找大自然,找好风景去报销呗。

也有不少美事。还真碰见过荒江野老那样的素心之人,学而问呗,比起学院的大餐,那才是野味那。也邂逅过桃花村姑或书香名媛,女人那,让我怎么办呢,动心忍性呗。也大醉过,那是在西藏,老友相见,酒就没谱了,喝失忆了,据说是我摘下朋友墙上的猎枪非要出门打猎,又满屋地找子弹,朋友给我一把大白兔奶糖说这就是子弹.......

我当然热爱我的哲学工作,总有时间的紧迫感。旅行看起来是耽误了工作时间,但玩好了,那时间就等于是饶给你的。现在尽是高速、高铁,飞机也高,景区票价也高,我能将就,很难特朴素的旅行,对,低碳——这词儿别扭。

                                   2010.8.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