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何路是什么路子  

2010-05-24 10:22:21|  分类: 访谈与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斯

 

1、从《十八高》到《十八摸》

以《十八高》和《荡宣》(均简称)立足中国当代诗坛的何路,应是当代妇女解放、追求妇权、落实性权的鼓号队指挥,虽然他是个老爷们儿,这就像妇科、产科的一把手都是大先生一样。并且,其诗的重金属的破坏性、兑了血红的黄色打破了圆明园艺术家村古典抒情的蓝紫诗风之垄断。盛装有盛装的歌唱,赤裸有赤裸的歌唱,时代中的阶层,各取所需。

东北旧有《十八摸》,它宛转存在于多类多届政府时代而扫不掉,有的人群需要它,在不那么高亢、明亮的词曲中,多少人解泄了压抑、寂寞、痛苦甚至饥寒。也许《十八高》高一些,替胆小者言想而不敢之言,替谦虚者设欲而未设之标。这不算天机吧,这是天赋的幸福之权。美国旧有人权宣言,它解放了多少奴隶,使美国向着平等而迈步。《荡宣》当然要小,在男权世界中,它要先鼓励、辩护那些涌在前面的女性,套用老邓的话是先让少部分人先荡起来。“荡”妇荡涤的是虚伪、桎梏、压迫,而荡漾出的是自然、自由和真正的自尊。

 

2、酒窟里的最后倒下者

何路喝酒时常常盘着腿,这样是不是底座稳而不易醉倒,或是大小周天齐通而酒气与自然接化。一次我来的晚,进了一个酒气撞人的房间,特大号矮床上横躺三人,桌上杯瓶林立。只有何路睁开眼睛,爬起来,说:我陪你喝,这俩年青人不行,非要一杯杯干,结果现在叫不醒了。何路盘坐与我对喝两小时后,一年青人可能叫尿憋的,站起来也不下床,就往地板上和茶几上撒尿。何路说:别管他,你一管他他跟你急。果然我一说那小伙,他竟往地上怒摔一个酒瓶。何路后说:这不是酒量的事,也不是酒风,他们跟酒没什么关系,别看他们有时喝得很猛。我说:当然,你是酒鬼,他们只是小鬼儿。

还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不速到了何路的酒窟,他正盘坐在椅上小饮白酒。和他同院的一年青诗人不在,何路说:他可能受不了在这喝酒了,他几次把他的呕吐物拿来给我看,说受不了了,要换一个地方去写中国的追忆似水年华。我说:这名字不好,应该叫《流水史》,既中国又不酸。何路从小街对面搬来一大箱啤,我说:可能喝不了,我们昨喝到夜里一点半。何说:还是喝完再走吧,我这昨也是闹到夜里。24瓶喝完,没想到这酒能中奖,拿着盖儿和箱子的押金又换来十多瓶。喝呗,到了酒窟,有死亡金属的音乐,有时来时走爱朗诵的妇女。“没有女生有花生,下酒不下流。”

3、“年青人,敢跟我玩另类么”

何路是五O后,从圆明园到宋庄,他见的艺术家和先锋艺术太多了,他也参与过几次令人瞠目的行为艺术,至今他院子里还有一面旗杆顶是砍刀的大旗。所以他对年青人的另类,见怪不怪,他说过:他们太年青,不过是拿所谓的艺术、所谓的诗歌来玩,真格的他们敢玩么,就算他们敢玩了,也只是当艺术来玩,咱们玩的可不是艺术——。我知道有一件事,一个敢在酒吧沙发上拉屎的八O后诗人,一次酒后去何路家住,这小年青满嘴都是生殖器字眼儿,向来以酒后疯狂不吝著称,甚至连女精神病人都敢搞。说话从来温和平淡的何路,不知是否想教育教育这个小孩,他说要跟这小孩玩个另类的游戏。准备也做好了,他让那小孩:大胆地来呀,一往无前呀。那个八O后先锋慌了,说:今酒喝多了,明天明天。这场未完成的游戏当然不对等,因为何路是做出被污辱的姿态的。“敢跟我PK么,红方白方你先挑”。 

 

4、《365工程》

圆明园艺术家村的历史已经梗概地进入了殿堂,其成功人物已经封侯般有了各自的疆域。近现代圆明园两件大事,一是被火烧,一是艺术家聚散,这两件事都过了,但需要有人写。尤其后者,不能光写白银的自由精神、黄金的艺术灵感,也要写黯绿的胃和紫胀的吊。《365工程》 就是一册泥沙俱下的洪流纪录,是一部大流水。明亮共阴黯一色,高昂与低迷齐飞。不少作者给比较端庄的画家村历史骨架,填上了心脏等五脏五官,而《365》填的更多的是血和肉,尤其那些裹在衣服里的肉。它使画家村史更加生动真实——艺术家也是人那,艺术家也分破的、好的,讨厌的、可爱的。

 

5、像个小邪教头子但他手下无人

比起孔孟说教,何路的言行像是邪教。《十八高》与《荡宣》那不是与《女儿经》唱反调么。何路长发小髯,常盘座不挪,出言卑亢无痕,行为低高不论。他像个小邪教头子,但他手下无人,关键是他没啥组织。小堡,他不是堡长;辛店,他只是个店员。可是来来往往于他院子的人很多,进他院子的酒很多。从圆明园到小堡,他是两朝元老了,从诗歌到艺术他已双栖了,从说风水看相到把酒忘醉他似半巫半人了。要不有人说:宋庄要是立第二个铜像,那就是他的。

 

6、我用老手电,照亮你阴暗

何路曾让我猜谜:能是富人也能是穷人,能是女人也能是男人,   能是小人也能是老人,能是……也能是……,打一个是什么人。这谜我猜了几次也没对。后来他告我了谜底,不乏道理,但我更觉得,既能穷也能富既能男也能女既有老也能少的这个人,更像是何路本人。何路是到处能通的,他就算个“通人”吧。

我送给了何路一首诗,这首诗本应是他写的,我捉刀了,如下:

我用老手电,照亮你阴暗,一照照一晚,让你也闪电。

 

                                                                                                                                          2010523日于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