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寻废村废庙(14):挂甲塔  

2009-06-18 13:16:49|  分类: 北京山区废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碧云寺后面的塔后身小村,邂逅了与房东大妈聊天的曾诗人——他住此一间窄仄无阳的小屋。我对大妈说他可是大诗人,大妈回不知道,我又说您知李白么,大妈回不认识。我唏嘘诗人穷困,曾诗人说:不打算写诗了,准备做民谣歌手——我在丽江演唱很受欢迎的,不要钱, 管酒管住并且一周人家还管一次欢乐,只是有一次喝多了被打骨折又被诬陷进派出所。这日是六月中旬,孙骑家、招诗人及我想去山梁那边的废村挂甲塔——那村是十七八年前废的,大多村民都搬到了塔后身。可曾诗人说:挂甲塔那儿修了两条水泥路,村里有盖新房的又有养殖的。他愿陪我们去看看。
       向西南走上坡路,左为鬼见愁,右为烂木坨山。路上听招诗人讲:要搞“后青年”之旅,要去野长城上挖出他两年前埋下的四个诗人的木偶。我说:“后青年”搞政变,取代后小组是抢班夺权。孙骑家说:“后青年”酒吧沙发上的一泡屎,就是他们颠覆后小组而起义的第一炮,后青年太后了,我们后小组玩不过他们。曾诗人讲些练吉他、出CD及诗坛轶闻。行约40分钟,到了挂甲塔的门洞——修缮一新,门座顶一新修葫芦状塔。我说:十多年前这是破破烂烂的寨门,旁边坡上有庙墟,原也有塔,某古代将军曾挂晾铠甲于塔,所以村叫挂甲塔,这的庙四九年前就没了。门洞附近,往左有水泥路通香山后山,往右小路沿山梁至废村打鹰洼的路口。我们直行进挂甲塔村。见:几十间废墟,十几间旧房; 也有两排新房及正施工的仿古建筑; 养鸡场,养梅花鹿场; 有若干煤矸石堆(估以前有煤窑); 羊圈及若干张剥下的羊皮; 有通往新望京楼(三区县交界碑)的水泥路。我说:十多年前这村除一老头一狗无其他人居住,大多房完好,队部前的树上还吊有敲钟用的工字铁; 现在这里已是废村新用了; 那时我们是走谭峪路,过老公坟走小路进这废村,感受一番荒废凄凉便下山坐进香山饭店的西餐厅里;当时同行的陈教授还说这废村可以拍侦探破案片或是搞闭关式的哲学研修班。
       返回塔后身村的古柏林侧(据说有若干个和尚坟,塔在文革时毁),摆上啤酒,拿来了吉他和口琴。曾诗人唱自词曲的《坐在小卖部门口喝酒的男人》,水喉嗓独特。招诗人借某旋律唱自词的《我拿什么来出卖》,他解释“后青年”以后要搞出买之旅。孙骑家五瓶啤下去也大展男高音。一时村中狗吠不敌,有大妈嗓喊:别吼了,我有心脏病。我们谢了曾诗人,并将城中我们住所啤隅斋钥匙赠他——欢迎他随时去住。至坡下小馆,吃面并小喝,听招诗人讲其掘偶之旅、戴绿帽子之旅等细节。我与孙祝其“后青年”旗开得胜。22点一刻坐末班车回城。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