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坚的博客

后小组之小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作者小介:阿坚,别名大踏,阿蹦,赵世坚。1983年退职,旅行,干各种零工。主编过七十多期《啤酒报》,当过四次赴藏地质队伙夫。出过音乐,美食,旅行等书若干。已过知天命之年,仍是年青诗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去长安的终南山、旬邑的秦直道  

2009-11-14 14:28:06|  分类: 边远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月1乘车去西安

       昨睡在前后总,上午醒后见窗外雪花很大,已落两寸厚。对小鹏讲:你跟拍四道口村变化,现又是拆迁,赶上大雪提前,应拍。后我与小孙议昨晚酒局:小贾欲和小鹏去南京拍《空山》,剧组可食宿小柳家,小贾情绪一般,小鹏似有南京情结;小石带的商人小杭奚落那清真店服务不好这容易招祸;哥几个喝高后乱唱,唯小赵的《偷洒一滴泪》好;小鹏拍《空山》愈不自信,大家尤其小孙得尽力帮忙。又小喝啤,小孙讲:小鹏荐的刘善人讲病,那多为常识;担心小冬雷抑闭的状态;小炜也喝的近疯狂,快成小招第二;帮老穆策划卖卫生巾得了些钱;山魈搞的京拉徒步厉害在是集体、战胜枯燥无聊及无信仰、半邪教劲。与孙吃面。
       踩湿雪步行至西站,吃饺子后上69次,18点半发,硬卧上是256元。电话告在西安等我的曾诗人,将带我去终南山的苏诗人。原欲去的王爷及小石说推后几天再来。车满员。因是去新疆的车,六个警察在车上安检。

2、11月2日在西安与几个诗人

        晚点半小时,近8点到西安。乘41路,经大雁塔至西影路上的观音庙。在旅馆会刚搞完诗会的曾诗人、安康小秦、绵阳小力。曾讲:本是他倡议的“负诗歌”,后被别人改成“先疯诗歌”,拉来的五百元也没经他手;在大雁塔广场朗诵,他还唱了歌等,来了十多个诗人;讨论会时他强调负诗歌,但常被人打断;小月诗人还赞助穷诗人五百路费等。小秦讲:出过三四次家,在浙、晋;现靠家里支持;第一次参加诗歌聚会。小力讲:在老家呆着没意思,刚到北京来混,做模特,每小时四元,住七九八一带。后出门喝酒,掷色,也略聊诗。曾讲花了一百没搞爽因那女的老催老说;这诗会被夺了主动权。秦讲某诗人要揍曾、而曾不坚持初衷。喝约二十多瓶。又去小秦同学请客的歌厅唱喝。后回观音庙一带吃鸡蛋面,好。我因中午略吐,晚又自喝一瓶回酒。晚宿观音庙一带加州旅馆,单间15元。


11月3日与小曾去终南山的南五台

       上午与曾、秦、力吃而小喝。后我与曾去草地晒太阳,又至小寨附近乘车至长安县,转去南五台山的车,一票3.5元。车南行,出市区,过子午镇,共约10多公里至南五台。
       终南山南五台景区门票30元,知内有隋唐的塔或庙若干,净土宗善导、莲宗13祖印光、虚云等在此修行,李白等诗人来过,现里面修了几十里的公路,内有刘澜涛别墅已改为宾馆,也不少农家乐。在小卖部门口小喝听当地人讲:是私人跟林业局承包开发此;附近开发修博物馆占农地,每户才补一万八——大头让上面拿去;现山里已没有散户;以前山里有七十二汤房;上面高速是通柞水的;文革时毁庙厉害;西侧不远弥陀寺在景区大门外。
       即西行穿村(见土窑、柿林)至弥陀寺,是九几年复建的,仍未建完。往左(南)进山,十多分钟后见旧的小砖房,有一僧单住,他言:原在西安龙兴寺,自己太笨跟不上,便自来此修;这原是采石场的废房。再沿溪往前,又过一处民房般的观音寺,再前行是新修的圣泉寺,有新的仿唐万灵塔,院内传出诵经声。往前是林场的管护站,小楼小院。
       山中略有柏林及槐,溪清而流小。至五佛殿,主殿处仅楹石,确有两株唐槐,径约1.2-1.5米。由此往右上行几百米,即圣寿寺。见高约10米的唐式观音大力应身塔及高四米的印光舍利石塔(于右任题)。仅一殿,但院内有工地,估正全面修复。说明上写:虚云来过,印光在此闭关;附近落叶松是1972年田中角荣赠的;居土挂单不超三天;食宿一天10元;违规即起单;此塔为全国重点文保。我俩没再沿小道上山,据说至五台顶两小时可;此为绕进景区之路;我们见西安一队旅者亦走这路。景区内有几个寺及一个有名的茅棚。
       返市区小寨,吃喝。与曾讲今南五台之满足。又步行至大雁塔广场,逛复古风景及新式的喷泉广场。今给苏诗人电,他言明天可随他上山。得王爷电言泻肚过几天再看来否。我宿小店15元一床,还可以,曾诗人付的。

11月4日与曾诗人会苏诗人
A、午2点以前喝聊

       与曾吃面,给苏电,让我们去瓦胡同村。我去曾借宿的几个80后诗人之小楼顶层,见兜兜文学系列——自印自卖,觉过于文学。这房每月350元,朝南。与曾乘19路至陕师大,又步行半小时在瓦胡同见苏,在小馆吃喝。苏讲:离终南山已20天,前天大雪时在台怀;喝惨了;在京会了朋友,如乌诗人喝的痛哭。见了一面小花——她匆匆去对面上班。苏两子都在老家,老二手术花十多万等。又上苏与花的租房,朝东一间两百。


B、与苏去大峪口内的嘉五台一带

       在瓦胡同村东乘车,一票5元,经塬(白鹿原附近)上至引镇。此距大峪口5K,租面的,35元开15K进山经无数农家乐、鳟鱼点及大峪口水库至人头山下西南的小村。小水泥路仍南延若干公里,路边溪急石大,峰势不次西岳。随苏步行上山(亦有小拖拉机道),坡上有小松及槐、漆、柿、细竹及更多苇子。15分钟至苏年组两百的小房两间,门牌写“新贯寺35”。院有大窝石(砸年糕)。西房不归他。杂树小竹四布。苏言:在网上找的这房,与洪纲诗人上来定的;新贯寺也属西翠华,寺早没了。进屋看:大写字台、三架书、厨房及电炊具、大饭桌、一炕、电脑(不能上网)。去坡上引凤农家陈嫂家取白菜土豆及啤。院有二狗及群鸡。陈嫂讲:夫在西安矿泉小厂干活,儿女已婚,公家补贴后在塬上建了房,这边的房开农家乐挣点线(宿10元)。

C、17点在苏宅喝聊

       电锅焖饭,我做素乱炖。曾白、我与苏啤,聊。苏讲了:坡上(西)有一居士和一女修佛的;原还有好些百姓家;对面(东)坡上有块坝地,两间房,可以在那搞个诗歌学院(曾插话也要搞负诗学院);明天去莲花洞,那风景更好,也有修炼的,印光来过这一带;看电脑中这带地图(七十二条山谷)修炼的小茅棚应有上千;置这家连修带运花两千多;种的菜或被野猪啃或被人拿走了;山里柿子、核桃多;有一个终南山佛协,现有人要搞终南山茅棚管委会——他们也化不少缘帮助山里个体或小群体修炼者;夏天无蚊。这房子海拔一千三。曾酒后话多如旁边小路“写作计划,能搞钱、要在附近也租房、负诗、忠县、武隆同学对其资助等。苏本已说好我们仨睡一炕,后苏让我们去坡上农家乐睡,他对曾语气冷淡。
       月色好,(农九月初五),山影如剪纸,除潺漾而无声。至那农舍,人家给烧开水。苏说帐最后他付,此可随意喝酒。曾我各一间,一人两被,21点气温约2度。曾歌手今欲唱被我拦住。我写赵歌手歌评80字令曾短信过去,但他爱改字,我不惯。

11月5日在翠华、莲花洞一带
A、走小路见止语和尚

       8点多起,与曾下坡回苏处,蛋炒饭。复上坡,见一和尚,他止语。上坡见柿,漆树、苇等。过城里来的陈某住处,见廊、茶几。此前也见一道士住的小院,据说是谭道士的(70岁)。有两妇在采洋姜(鬼子)。知上面住梁老师,玩诗书琴画的。在此有路口,右去小水峪。我们择左。路窄,落叶多,有石阶,据说是道士修的。上坡,至梁上,又去一山头。可望对面,朝阳洞谭道士带弟子在修筑。山上漆树,多见刀口。我拄的棍即漆枝,断口处黑硬。农历四月可割漆。

B、过悬崖至莲花洞

       走陡窄道,曾大呼小叫。山上或有信号。下坡几百米,先至一茅棚,两女居士,几个男的是一天五十雇砍柴的。再下至莲花老洞——洞深七八十米,有两小潭。再下到莲花洞寺——印光修行过,一女居士看护,进洞收费。再下至莲花寺。见女居士宏利。她说:这一带就一个和尚,是这的,叫宽让——他去云游了。苏说:陈说那和尚与女居士是两口子。宏利又说:上山两三年了,这里供西方三圣;孩都工作了;修净土宗。再下,又至供老君的道家茅蓬。附近有土地庙。略停观山势峡况,见野猪拱处、狗屎或獾屎等。再下是些民居,庙会时来住。今天是观音九月初九的节日。再下至小公路、鳟鱼馆。走三里许到小毛农家乐处。

       附:在终南山应梁音乐家给赵歌手写的小评
       赵的声音净纯而不乏人间味 ,比宗教者低一点,比天堂者近一点,适合疲惫的城市人洗个精神上的小澡。其演唱控制,将专业化为自然,技巧半隐,白声不白,亦让人忘乎通俗或美声,为学唱女性之范。

C、返翠花山新贯寺苏处

       约17点至小毛农家乐处买烟,听小毛(女)说:最近在这住的都得去引镇登记;前些日子,一居士把小毛母亲砍伤,小毛父是村长,因盖茅棚辟地有争执,这事惊动终南山佛协会;本地据说是不让外国人居住;虚云在嘉五台的狮子茅棚;印光是嘉庆(?)圆寂的;路边这小车是梁老师的,他主要在西安。
       回苏宅煮面、海带白菜等。曾苏喝白,名约四两,我四啤。曾老跟我俩握手,又自傲说要搞名,也说搞逼。苏说:曾在网上骂过苏;人头山那沟也有修行的;这路往南8K,再走小路翻山可至柞水;梁老师是万千通。适逢梁与两人下山回西安,梁说:这两位都是长安画派大师,卖价很高;做古琴的李明忠就在他家斫琴。梁约五十,方圆脸,微胖。
       曾已喝多,欲唱歌我止住。我与曾不带手电,上至王家农家乐宿处。曾又要两瓶、买核桃,劝人喝。王的媳妇今刚上山,说大儿子高中。我结这两天的宿费四十元。曾回屋乱喊乱唱。他说:今晚还得自娱。我说你昨夜自娱动静大。他说是,流在纸上了。曾又说连夜要去莲花洞找那女居士。

11月6日(周五)在终南山去狮子茅棚
A、晨与苏诗人,不见曾诗人

       昨晚9点曾诗人去莲花洞找那女居士,我劝不止。凌晨3点至7点,房东夫妇打架,女方喊多次你拿刀杀了我云云。约7点半下坡至苏宅,煮面。他说:昨晚曾到我这拿了包就走,说去莲花洞——得走两小时呢——他这样酒后性欲      冲动,会影响我在这居住,败坏我。饭后欲去嘉五台的虚云修行地狮子茅棚。顺水泥马路往坡下走,见两处岩石洞筑的修炼处,一处叫什么云龙宫,苏说那东北和尚脑袋有问题,爱夸领导人及政府。行约50分钟,到十里庙村,向一斜视儿童打听。即过石桥上坡走小路。据说本地人走两个半小时可到。傍路,多巨石峭壁,一小时后,到一农户家,老头老太,及路过此的一小僧及旅游者。后知那僧籍江西兴国。他相正,戴眼镜。再上至写着“大峪茅棚”的    房子,锁着。多见漆树、栎、核桃等。地上也见野核桃。小路陡处有石阶。

B、持聪的茅棚、贪僧茅棚、无宝茅棚

       再上坡至一茅棚,后知是持聪和尚的。边上一泉井。院及屋门未锁。院中小桌上置辣酱豆腐、半块姜,地上放一袋野核桃。晒阳光,饮泉。这茅棚顶非芦草,而是油毡。往上十几步又一茅棚,一尼姑在旁若无人诵经。沿小路的石阶再上,至“贪僧茅棚”,是一约五十岁尼姑。她边做针线边讲了:籍陕北榆林,在此也十七年,仅次于本虚师傅;法名顿成;自己笨,没度过什么人;这地区属五里庙,户口已迁来;终南佛协每年给粮食油或一千元,但她的都在20里外的五里庙村,等去了也被别人拿走了;某茅棚的人申请了五十万修了两尊佛,才花十几万——我的粮食有人送到那里,但那茅棚也不给我——那里喂两条狗。这女尼略唠叨。再往上几十步,至“天宝茅棚”,仅两女居士在,要给我们做饭,谢绝。院里一大狗。女居士一是四十多,河北籍,一是三十多的白胖者。她说师傅下山了。据说这茅棚史上有名。

C、狮子茅棚,见本虚

       再上坡约20分钟,见叉口,估往左可通西翠花,往右即狮子茅棚。此处峰头下约六十米,背崖面谷,一字型排开云公(虚云)塔、新修的狮子茅棚、伙房及客房,长条型空地谈不上院子。见一和尚正在劈柴,问而知:他叫本虚,出家二十年,修临济宗,多次去过禅宗寺庙如云居者;佛协年贡一千元生活费。他给我们拿来小橙及饼子。我在一圆石上小盘一会儿,面对深峡及高岭,揣度虚云法师望知情形。估此海拔在一千九。本虚相正,身捷。
       云公塔是新修的,五檐砖塔,东侧有虚云磨石像。西有本虚撰的塔铭——如曰120岁圆寂云居、腊历101岁、杯碎开悟、煮芋入定于严寒十七日等。茅棚里供西方三圣。茅棚后是老茅棚的石崖,见当年老烟火色。本虚说那原是老茅棚。本虚英俊,因问他又告:上面还一茅棚(后知叫波舟茅棚[音]);由此上嘉五台顶须行一个半小时,若由五里庙去则两个半小时;取水处在一里以外;周末或夏天来的人多。因我言虚云仅留下传而无理论。他说些禅宗不讲著作云云,后又说这的确也让人很难去学习。待到太阳下了峰头,我与苏下山。

D、下山遇波舟茅棚和尚,又遇持聪

       下山至一半,刚过陡崖小道,遇一往山上背水泥的中午和尚,因问而知:他云南籍,修净土 ;半年前来西安,是因拈纸团定的要去终南山,呆了半年打听,终遇莲花寺的宽让——而有不少和尚,欲进终南而不得其门,他有缘;先去莲花洞那条沟,虽有不少空房,但多是社庙(即小集体择日来念佛之地);后选狮子茅棚上面的废棚,墙有大洞,现背水泥欲修补,要背十几趟水泥;打算练“波舟刑”(音)——90天不睡……;现已开练每日只睡两小时;波舟练好以后可得120种智慧,下山即有狮子座的资格(大意),能成为大德。这和尚容貌端严。
       出山口返十里庙,在一农家乐吃土豆面汤,见我俩上山时遇的年青和尚,聊而知:他是江西人,来山几个月,就是岩崖上第一家有酱豆腐那院,要呆多么未定;终南山有最好的茅棚传统 ;估这七十二峪有好几百个茅棚;他叫持聪。他长得精神,吃三碗土豆面汤。他又请我们吃他做的辣酱豆腐。他言语敏捷。往西翠花走,至“云龙宫”(是那和尚自题的)。他在,我俩踏石过河,他叫海莲,东北人,四十多岁,一颗门牙奇长,头发较乱。他请我们吃水果,也展示他做的香瓶(汉白玉)。他这通电,有电磁炉和电动工具。他门前立一国旗。他讲了:有些人几次扳倒国旗,我有备用的;现山里乱套了,来不少坏人;最近公安局要登记。后他又唠叨不少立旗护国、政府英明等。
       返至西翠花坡上,见曾诗人在等,他刚从莲花洞回。

D、晚与苏、曾小喝于苏宅

       在苏宅做米饭、土豆丝,喝聊。曾说:昨连夜去的莲花寺,23点多到的(9点离山),狗叫,后宏利开门,与曾聊放下、杂念太多等,两小时后睡。苏说曾的性欲之力量。曾又说:睡到中午,吃面    汤;又去找了住岩洞的年青人等。后我与曾去坡上住。曾说明天去莲花寺呆七天、背包已放在那、莲花寺客房的炕很大、吃不惯面汤和干饼子。

11月7日由西翠往大峪口、城南站 去柞水

A、与苏、曾早饭聊,小喝

       8点多起,记流水,等曾醒后下坡去苏处,煮面。苏去拔青蒜等,说野猪把萝卜都祸害了,这边有用夹子的(我插话王哥说他用箭)。今热了(立冬),见两拨人去翠华山路过,他们小坐、饮、挖野等。后又过一队中学生及一男两女老师(据那车司机说是周末野外活动班的)。两女老师要借屋脱条裤子,即入,我在外喊须帮忙么,内传大笑——后一女落相机于苏处——终又来取。喝普洱,曾一会说去莲花寺,又说随我去太白或延安,终说呆会再说。他又讲:昨晚及今早玩了两把自娱(我插动静不大就好);可能要去青岛搞钱;在丽江 买我诗集的那女的,又不理我了。苏说:你不要一本卖三百。曾说:下一本诗的赞助款一万五人家已给我了,可让我瞎花喝酒找小妹妹了。11点15,我说我愿独自走下山。即与他俩分。

B      下山至大峪口与苏吃喝

       热,今是周六,多见旅游开车来这沟吃鳟鱼、买柿、核桃等。过那人自称的云龙宫,他正与两人谈话,不断有下山小面问我乘否。走10里至10里庙。又约8里至五里庙,此不乏旅点及鳟鱼点,有两处去嘉五台的售票处——须过桥。凡村皆有小小土地庙。见大峪水库,傍走又两三里,见高七十米大坝外侧亦是鳟鱼馆,停不少车。共约150分钟至大峪口村小卖部。买啤、豆腐干自吃。10分钟后,苏诗人追来。
       我俩择小馆,我啤他饮料,吃六元半斤的饺子、15元一盘的猪头肉冻。他言要回西安与人商量搞终南物学院的事、多租下几处房、网站、估一周后上来。上923路,他即下、我至城南站。

C、我由西安城南站自去柞水

       与苏在923分手后,车又过一处嘉五台入口(正南侧的),见“王莽学校”时,见兴教寺(玄奘译经处)路口。又过大秦獒园、杨成武陵园、长安县、电视峪而至。只买上17点30分的车,一票28元,估走高速。西汉、西康高速皆在此站,但无去太白县者。给小魏电,他又让我带两三斤大漆,我说车上禁止。给小炜电,他在联系画廊并帮着撰文。给王爷电,关机。给小卡电,知其安。车准时发,走绕城高速,入西康高速,路过我午后经的太乙宫出口、前几天路过的五台路口。路亦经南五台景区门口。西安至柞水约75公里,近半数在隧道中,如秦岭终南山隧长18公里。又过营盘出口,至柞水县城。共约90分钟。逛傍柞水河的河滨路,见城雕羚牛及后街附近的歇山古建(门?鼓楼?)。又自吃喝。择20元一间的宿处——汽车站附近很多。中心广场南不少夜摊。

11月8日由柞水经商州至眉县

       早起有薄雾。柞水县驻乾佑镇,傍秦岭南流的柞水河,处河谷坝地。在长安县的大水峪时,就琢磨过翻秦岭至柞水县境,终罢。以后这是条徒步路线。坐8点多的车,一票三十多元,欲去商州。车经梁下乡、小岭镇(周多厂矿)、凤凰镇(还剩条老街)、红岩寺镇,四个小时后到商州。商州老区南为丹江,属汉水流域。周围山不高大。丹江水量少,此有丹江公园、莲湖公园及应武则天令造的大云寺(据说还有“大云经”)。略逛老区南街(几无饭馆)、西街(老旧平房,多为服装店)。商州古为商旅要冲,文人不少来此留句,如白居易等。择小摊吃面、朝鲜小菜等、青岛9度啤。见街人多下层百姓相。本地白菜青菜多三四毛一斤。14点多,乘车,30元,走高速去西安。记得过辋川出口,韩愈似与此有关。约1个半小时至西安站的长途站。又乘103至客运西站。已17点,无去太白的车了,即买去眉县的车,一票三十几元。走高速,过咸阳、杨凌等、19点多到眉县。择馆吃青椒肉、豆腐、青啤等,补补,前几天吃的差。饭后又瞎逛。住小店,单间20元,很小。明去太白县,20年前那县才五万人。现在的宣传口号有“太白是秦岭之中的香格里拉。3727太白峰在太白县、眉县、周至县三交处,其周有很多修行者,但不入深山是难访他们的。


12月9日由眉县去太白县、麟游县

       早起逛美阳(好名)街及街上的净光寺。直达太白县的班车罢工,即花3元先乘去斜峪关的车。路过很大的太白酒厂。斜峪关处一山口,有较大水库。此是三国时褒斜道的一端,此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有关。多年前我就想走此道,南端在汉中的褒水。在此换乘去太白县的车,票10元。先沿石头河(果然)南行,至鹦鸽镇,此有去太白风景区(斗母宫、天地般的大爷海等)。今雾大,见宽谷中玉米已收、很多蔬菜大棚及露天待收的元白菜——太白县因成蔬菜基地而摘贫困帽。过桃川镇后,翻山,山口是三国古关衙岭,这里不少张良、刘邦、诸葛的传说。至太白县,无一高层建筑,最大的院子是某军队(当地说是二炮)。登城东的聚仙山上的道观,见矮胖的中年道士在抽烟。又在中心广场边吃排骨内、喝9度啤。听当地人讲全县五万一千人口,南侧的鳌山也有三千五;此有车至留坝及汉中。想起兄弟讲过他20年前在太白的事。
       乘车11元走西线直去陈仓和宝鸡。宝鸡市已很大,连上陈仓区了。东部为经济开发区,多企业,最大的是宝鸡石油机械厂。在宝鸡乘一票18元去麟游的车。过陈仓、出西凤的凤翔。车渐上黄土高坡,见民居多朴旧,一面坡式、土墙或不乏,也见少量窑洞,路边多见晒玉米者。爬上一个大高坡,顶为古时的羊引关。入麟游境,多沟峁,民居更差,村庄也稀,见农民很少胖者。行约4小时,过两个亭、招贤,18点半至县址九成宫镇。因天黑雾大,无法访九成宫遗址。择店吃炒蛋柿、豆腐,量大,喝9度啤。后逛一条半干河边的县城彩灯广场。街上人少。公厕内有卖迷药小广告(宝鸡地区不乏)。宿招待所,不要电视的10元一间。今得曾诗人短信他要在终南山的莲花寺呆20天。我觉对他好,但他擅变。

12月10日,麟游九成宫及旬邑秦直道
A、由彬县去旬邑

       8点在县城西北角,观唐九成宫(隋仁寿宫)遣址。有两个歇山重檐的碑亭,一为欧阳询书九成宫醴泉铭,一为唐高宗书。因门锁不及入亭。见一截老墙及八角楹石等。周坡上有古松。址西有一河(水库)。上午小雨。去吃9元的泡馍,不错。打听知麟游二十多万人、境内出土 过唐文 物。乘10点去西安的车,约18公里至永平镇下车。小雨,欲换去彬县的车,因冷懒得等,步行,多见煤车,因彬县盛产煤。后搭一私车,20元,约20公里后到彬县。城不小,在坝地。见一古塔,据说还有大佛寺等。即换去旬邑县的车,十几元。车仍行于山路,或临崖谷。雾极大,见一车翻在路边。一个半小时到    旬邑县城。此比彬县略小,也有一古塔,还有文庙。本欲去东北的马兰镇,因其东有直道遗址(陕西地图册标),但明早才有车。一当地小面客车司机说本县东面20公里的石门山有秦直道,答应60元来回,即应。

B、旬邑清源乡石门林场一带秦直道

       午后两点多,天仍雨。车出旬邑县城往东上坡,又盘山,过清源乡,又东行十公里入石门山森林公园。此原为林场,后开发了消暑、狩猎、踏直道等旅区。因冬天不收30元门票。到石门村,原立“泰直道”碑处,碑已不在——此已修一条去往某煤矿的柏油路。找了一老乡带路,他说这一带就是直道,现修了柏油路。我说要看没铺柏油的直道,又找了一个年青老乡,带我们驱车约6公里,说那条泥土路就是直道。我上去走了十分钟,不敢断定。这道上的树丛已被推土机推掉——老乡说要在上修一条通马兰的公路。这泥土路路基是很久前人为垫高整平的,有些像很宽但很矮的土墙。其上无粗大的乔木。那年青老乡说那石碑被扔在什么(没听清)地方。返回石门村,此有打着秦直道名义的农家乐等。林场也刚修好六层楼高的宾馆。找到林场求直道资料,答曰被陕西考古的人拿走了。山上雨雪难辨,冷,海拔在一千五以上。返程时,司机说多跑了路要加40元。因他也殷勤即依之。

C、晚观秦直道本县图并遇走过的人

       晚吃口水鸡、鱼香肉丝、9度啤,花四十多,也因冷及没吃午饭。宿20元的单间。正好此店有旬邑县地图且标了直道路线,店主儿子张青年走过石门山一带直道。故得信息如下。
       记录地图是:直道由南面的淳化县石窑、三棱山(1748)向北入耀县照金镇西北的庙沟。再往北,即1815的石门山。直道东为扶苏庙,西为石门沟。往北,直道至峭陡坡村。由此直道北偏东,先过青岗坪煤田区,往北过老庄子煤田区,往北过老爷庙、后庄子、大房(或大店)、岔沟子。往北,穿过一条省道(旬邑马兰镇至铜川金锁镇),即马兰林场及马兰革命遗址,然后进入甘肃境杨家胡同村。往北,直道基本骑甘陕界,过陕境的后堡子、黑麻湾、破山子。北上,与一条省道(正宁县的湫头至印台区的马兰农场)相交,此有雕灵关。由此直道东北入黄陵县,过南庙,过子午岭的洪山梁(1846,估为主峰)之东坡,又折北至后珍子东的五里墩(骑甘陕界)……,迤至富县境。
       张小伙子讲:他与友从石门山往南至庙沟,这段直道玩过;因附近多村民,这一带的直道是黄土 大道(是乡间交通道);石门山以北的直道附近人烟少,直道据说难辨;以前石门村有个碑,马兰林场的省道边也有一直道碑;淳化县城边的湖之南侧也有一个直道的碑;其QQ28223750(有他们旅行的内容);其电话××××1005871;他希有机会与我一起走直道。

11月11日 由旬邑至西安会苏诗人

       8点,大雪,乘39.5元去西安车。走张洪、赤道乡,由彬县上高速。车冷无暖气,乘客跺脚。见两辆事故车。经乾陵、礼泉、咸阳到。客运西站以东大堵车;后知因撤迁不满的群众在游行申诉等。公交车站人多,而无车停。打的40元至苏诗人瓦胡同。小花也在,吃而。后又各喝白啤,小花做了鸡等。看了苏诗人“物学院”的草案,其一为回归自然,二为重新上山下乡。与之谈约两多小时,我说要单写一长文。晚20:30返京的T44。在车站碰邻座男是新贯寺人,姓李。聊,其家仅父母在那儿——不过桥往南第一家。外面约两度,冷。候车厅人多而互暖。这车由延安开来,晚点1小时多。

11月12日 去京的T44上,雪大,晚点14小时

       应早7点半到京。晚点已9小时,10点时才到洛阳。据说这大雪使很多车晚点。到石家庄已晚12小时。
总结此行一下。
       对终南山的修行、隐士略有了解。南五台的隋塔唐槐、印光塔,狮子茅棚的虚云塔及故事等,比书中信息更有气氛,诸现象印证末法时代。
       管窥旬邑县石门山秦直道,丰富了历史知识,对以后通走这一带直道取不少信息。如淳化、旬邑、黄陵、富县段。
       太白山区的大概。以前听登山家小罗、旅行家李女士讲过不少(如纵走、天池),这次小有直观。可惜多成旅游区。斜峪关也是我多年前想走的褒斜古道北口。
       我喜欢他乡遇故知,这次会了在京即熟的曾、苏二诗人。再次见识前者率性、多变及旺性(刚在火车上接其电,言他被莲花寺的女居士赶了出来,因破坏了规矩),后者之“终南山物学院”确有现代乌托邦之意——我佩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实践抑或念头。
       这次在终南山爬了两天山,均海拔一千八以上,腰无大碍。出京即小感冒,在陕境一周后才好。在终南山三天吃素,连豆腐也无,故觉心馋腿虚。
       也有些心得如下:这十几天里有六天独处独走,说话少,接近止语,比后小组以前玩的“沉默之旅”更自然,未有不适感。行路读自然,对于我比读书入胜;哪怕再一般的景况,只要新鲜,也相当于可读性强的好书;当然,我眼睛已难承受每日三小时以上阅读。佛教、道教是好,却与我无缘,我只能玩大教了——妄言一下,我真想在大教之路上,与驰骋在真正宗教上的诗人比一比,看谁能到达较高的境界。现在,我更喜欢结伴旅行,这次有六天是独自,可能有利思考,而不益喜悦。正式写诗25年,现愈觉,写诗不难思想难,动笔不易动心易;好诗通高境,全凭神授情;禅道字不多,浅话或如刻;写诗最重要的是协调身心及创玩语言,其次是为了名、交友、替代下酒菜。

 

                                                                                                                                2009年大雪时于T44上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